山西蒲剧大全名单(山西蒲剧部分老艺人)

(接上文)1942年,思念家乡、思念双亲、思念妻儿的阎逢春,冒着腥风血雨回到日伪统治下的家乡——运城西姚村探亲妻子病重骨瘦如柴,母亲采挖野菜维持全家,父亲浪迹戏班居无定所,这是他阔别数年踏人家门面临的家庭窘境然而,到家不到四个小时,还未等他缓过神来想想如何安排家里的事,日伪警备队已经派人牵了匹高头大马登门“请”他演戏:“明天九月九,是解州关帝庙一年一度的例会,我们队长说,你在长安名气不小,给当地官方演戏,按理是要追究的,只要你肯听我们的话,到解州凑凑热闹,演几场戏,不但放你走,每天还要赏五十块钢洋要不然……”,我来为大家科普一下关于山西蒲剧大全名单?下面希望有你要的答案,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山西蒲剧大全名单

(接上文)

1942年,思念家乡、思念双亲、思念妻儿的阎逢春,冒着腥风血雨回到日伪统治下的家乡——运城西姚村探亲。妻子病重骨瘦如柴,母亲采挖野菜维持全家,父亲浪迹戏班居无定所,这是他阔别数年踏人家门面临的家庭窘境。然而,到家不到四个小时,还未等他缓过神来想想如何安排家里的事,日伪警备队已经派人牵了匹高头大马登门“请”他演戏:“明天九月九,是解州关帝庙一年一度的例会,我们队长说,你在长安名气不小,给当地官方演戏,按理是要追究的,只要你肯听我们的话,到解州凑凑热闹,演几场戏,不但放你走,每天还要赏五十块钢洋。要不然……”

“万里山河尽疮痍,多少百姓遭乱离,奸伪作乐民怨苦,岂忍歌唱亡国曲!”阎逢春听后满腔悲愤,但顾及老母、弱妻,他压住了怒火,思忖再三,想出个“金蝉脱壳”之计。他告诉来人:“队长的金面,绝不敢相违,不劳烦请,明日自去报到!”送走来人,他抱着沉痛的心情对老母亲说:“娘,我绝不能坏了良心,给敌伪去唱戏!这就算见了您和家人了,今夜我就重返西安,爹回来替我问候他老人家。如果全家人能去西安,我如今能够养活得起!”久别重逢,无奈一夜未停,又要分离,留下一百块银元,与老母、妻儿全家人哭别而去。

他走后,父亲戏班散班,来到西安长期闲居;母亲厮守几间破屋,不愿离家;妻子病故。每每想起妻子生前自己未能对其给予应有的照拂,阎逢春十分悲痛,并视为他人生一大憾事。但因此保全了艺术良心,没有给敌伪去唱“亡国曲”,他以此作为对亡妻的安慰。气节可嘉!

1947年12月,运城解放。1950年春,金黄色的迎春花盛开在中条山北麓的沟沟洼洼,已经完成土改的晋南大地,在勃然生机中开始了土改后的第一个春耕。身怀“髯口功”、“帽翅功”、“鞭子功”等艺术绝技的阎逢春,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家乡。

“爹,我没忘记乡亲们啊,往后看吧,别的本事没有,我一定好好给大伙儿演戏。旧社会把唱戏叫‘劝化’,如今共产党把唱戏叫做文艺宣传。我和大家一样,共产党解放了我,我也要为共产党、为人民争光,把自己一身的艺术献给人民,传授给年轻的戏剧人!”回到家,阎逢春说给父亲的这番话,流露出了他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的无比热爱之情,表达了他献身新社会蒲剧艺术事业的坚定信心。

不久,阎逢春先后参加了解县剧团、运城专署实验剧团、晋南专区蒲剧一团、晋南蒲剧院蒲剧团,还曾担任剧团副团长、团长、省政协委员等职务。他的表演艺术深受观众的喜爱,特别是他创造的帽翅功、髯口功、鞭子功等,更是人们以前鲜见的艺术绝技,这些独创的技巧大大丰富了他在舞台上表现人物的手段。后来全国不少剧种都派人来学他的这些绝技。他还与剧团先后到长春,哈尔滨、沈阳、北京、上海以及福建前线等地献演或慰问演出,所到之处,无不受到广大观众和戏剧界的瞩目和高度评价。

在《周仁献嫂》中,他用帽翅上下单甩、双甩、交替甩,来表现周仁“回府”路上的徘徊苦思;在《薛刚反朝》中,他用帽翅螺旋转,表现徐策“跑城”中的欢悦、激奋;在《出棠邑》中,他用掸剑、甩盔、上马的“三绝"及其强烈的动作节奏、功架、神采,刻画伍员暴烈刚毅的性格;在《杀驿》中,他饰演罗州驿丞吴丞恩,突闻恩人王彦丞无辜遭难发配云南,司徒徐羡芝派人追杀至罗州驿,吴丞恩反复思虑,自己与王彦丞面貌相似,甘愿以身替死。这是一折情节极为简单地戏,阎逢春却煞费苦心,首先通过无言的“帽翅功”,动如波浪起伏,静如秋水凝脂,紧接着将髯口弹到纱帽翅上,又徐徐落下,犹如蜻蜓飞舞,充分表现了人物内心冲突。

这已经是他表演艺术“画龙点睛”中的一绝,但他还不满足,当剧情转人刽子手奉命来取人头时,他很能依情做戏,先是震颤一惊,惊呆的眼神如同耳闻惊雷,接着顺手解开头顶所挽的梢子,作甩梢子表演,继而用两个食指趁势从内眉角狠狠划下,使鼻翼两侧显出两道黑线,再将梢子扑向前额,露出一副失神的形态,静候刽子手的一刀。这是他再次对人物的“画龙点睛”,表现出对艺术的苦苦探索和无止境的追求。

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表演艺术家,阎逢春艺术思想获得新生的又一个重要事件,就是上演现代戏《小二黑结婚》。1955年夏季,剧团团委会和业务组共同研究,排演反映现代生活的《小二黑结婚》,由阎逢春饰演二孔明这个角色,对一个长期以表演传统戏为主的演员来说,要在艺术上开拓新路,思想上不能不有所顾虑,“欲脱铠甲步难迈”,他终日心情抑郁,牢骚满腹。业务副团长理解他的心情,特向他推荐了梅兰芳大师1912年就主动试演现代时装文明戏《牢狱鸳鸯》、《邓霞姑》等的事迹文章,解开了他思想上顾虑。

为了演好角色,他认真研究剧本,深入农村观察、搜集生活中人物原型,自我设计了一套二孔明的典型服饰和动作:头戴一顶黑布瓢帽,帽顶镶嵌一个红线挽结疙瘩;上身短襟袄,外套布褂,裤口绑腿带,脚穿象鼻布鞋;走起路来罗圈腿,抬手动作给人一种农村风水先生的神采……上演《小二黑结婚》在艺术上的成功,使阎逢春对上源现代戏来了一次深刻的反思:“想起梅兰芳大师,我感到惭愧!”他曾为此口占一绝:“愿演新戏脱铠甲,俗名与我何益哉。苦斗松开‘紧箍咒’,汗珠浇得百花开。”之后,他又上演了《蛟河浪》等剧目,都获得可喜的成功,当时的《山西日报》给予了很高赞誉。

1958年,晋南专区为了推出蒲剧名牌,在全区搞了一次民意测验,投票选举自己喜爱的名演员。阎逢春同王秀兰、张庆奎、杨虎山、筱月来被评为蒲剧五大名演。

1959年,阎逢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在日记中写道:“党是我的母亲、我的生命,我愿为党的事业献出一切。”在我国首部蒲剧电影《窦娥冤》中,阎逢春饰演窦天章,他与王秀兰、杨虎山、筱月来等密切合作,很好地塑造了窦天章的人物形象。这是他留下的唯一影像资料。拍完《窦娥冤》》影片后,阎逢春随团来到东北和北京等地献演。著名京剧演员尚长荣看了阎逢春在《出棠邑》中的表演,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没想到,真没想到,你们的蒲剧艺术太美、太精彩了,我要向你学习啊!”

1963年,晋南蒲剧院青年团赴京演出,阎逢春担任艺术顾问。在中南海怀仁堂为中央领导汇报演出后,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领导接见全体演职人员,他高兴地问旁边的王天明:“你的戏演得很好嘛,师父是哪一位呀?”王天明答道:“就是阎逢春先生!”总理又问:“阎逢春同志来了吗?”当得知因为没有演出任务,阎逢春站在后排时,总理立即把他叫到前面,站在比自己还靠中的位置,高兴地一起合影留念。

文革时期因遭受迫害,于1975年1月13日逝世。一位颇有造诣的艺术家带着遗憾离开了,但舞台上那不时颤动的帽翅、舞动的“胡须”、甩动的鞭子,却向后人昭示着他的功绩。

阎逢春对于蒲剧最大的贡献在于他的创新精神,他不因循守旧,他的创新是大胆的、严谨的,是在继承的基础上的创新,并得到蒲剧史家墨遗萍等人的帮助和指点,获得很多教益。在早年的学习生活中,阎逢春大量学习继承了前辈须生的艺术,并从秦腔艺人的表演中吸收了很多营养,无论名家与否,不管主角还是配角,但有可取之处尽量学习。尤其是秦腔艺术大师刘毓中和京剧大师周信芳的表演艺术给予了阎逢春许多启发与借鉴。他们二位的艺术在阎逢春的代表作中都有所反映,但已是化而无痕。

阎逢春舞台生涯中演出的剧目大约有一百多出,塑造了伍员、徐策、艾千、吴承恩、朱春登、许金元、二孔明等数十个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所擅长的传统剧目有:《薛刚反朝》、《伍员逃国》、《八义图》、《忠义侠》、《春秋笔》、《四进士》、《牧羊卷》、《反徐州》、《大报仇》、《芦花》、《游龟山》、《淮都关》、《八件衣》、《打镇台》、《会孟津》、《满江红》、《罢殿》等须生主演的本戏,《窦娥冤》、《火焰驹·贩马》、《杀狗劝妻》等配角戏以及现代戏《红灯记》、《小二黑结婚》、《蛟河浪》等。在这些剧目中最能集中体现阎逢春艺术特色和他的创新精神的当属《薛刚反朝》、《忠义侠》、《伍员逃国》和《火焰驹·贩马》。

例如在《伍员逃国》一剧中阎逢春把技巧用到了极点,表演中有“弹剑”、“甩盔”和“上马”三绝,真可谓出神入化、神乎其技。通过这些技巧的运用完美地表现了伍子胥这个人物形象。有人用朴素的语言总结了阎逢春的艺术特征,表演中“手舞足蹈很随便,生活之中找根源。帽翅、胡子加马鞭,用于人物最自然。”他的唱腔“慷慨灵巧,精于改调,因人而异,声情并茂。”后人还为其演出总结了许多独特之处,为大家所公认的就是二装、两路、五生、六眼、十功夫。

二装:能演好历史古装戏,更能演精彩现代戏。

两路:西路戏唱得红,南路戏演得更精彩。 .

五生:阎逢春演技高,活路也很宽,能演文生、武生,又能演老生和小生,还能演红脸生(如火焰驹中的艾千),观众称之为“五生”。就是说他演什么像什么,唱什么就红什么。

六眼:瞪眼功是阎逢春表演艺术所独具的,他的瞪眼功艺术,观众总结称为“六眼”,即《出棠邑》中伍员瞪的是“虎怒眼”;《朝房》中赵盾瞪的是“气恨眼”;《杀驿》中吴承恩瞪的是“情感眼”;《忠义侠》中周仁瞪的是“忧愁眼”;《火焰驹》中艾千瞪的是“火急眼”;《跑城》中徐策瞪的是“喜乐眼”。“六眼”功,虽都是瞪眼,但因不同人物的身份、心情、环境、情感、年龄各不相同,他采取的手法也各不相同,所以表演出的人物文像文官,武像武将,急像急人,愁像愁人,喜像喜人。通过瞪眼手法,把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十功夫”是阎逢春一生为表演所苦练的十大基本功——帽翅功、口条功、造型功(也称架势功)、袍袖功、变脸功、瞪眼功、马鞭功、靴子功、唱白功、甩幡功。这十大功夫是阎泰斗的“绝活”,也是他为蒲剧艺术宝库中留下的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宝贵财富。

2006年1月5日,为纪念阎逢春诞辰九十周年,阎逢春家乡、运城市盐湖区隆重举办了阎逢春表演艺术展演和座谈会,以纪念这位不可多得的蒲剧表演艺术家。

,